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老公外遇 她們掙開苦繭活自己 ed


【聯合晚報╱記者姜穎/台北報導】 2008.03.31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不少人對婚姻的憧憬,若遇到配偶外遇,童話夢碎,不少現代女性仍會為了孩子,隱忍地留在婚姻關係中,情緒瀕臨失控邊緣。現在有一群伴侶出軌的女人,組成了「珍女人互助會」,不管是否選擇留在婚姻裡,都要相互扶持,共度難關。





不忠,噩夢輪迴

隱忍不住情緒 殃及孩子成長



「珍女人互助會」會長思雲(化名),講話輕聲細語,溫婉嫻靜。她的丈夫十多年前赴大陸經商,就在思雲懷第二胎時,先生第一次外遇,接著就展開三年一次的「外遇輪迴」。



思雲回憶道,丈夫每個月都會準時匯錢回台灣,生活無虞,但對思雲母子十分冷淡。這些年她獨自在台灣帶兩個年幼的孩子,有時孩子在公園嬉鬧、鬥嘴,音量稍大,思雲便會無法壓抑地大吼,其實是發洩對先生的責備,但失控的情緒漸漸影響了孩子。



92年9月,她加入珍女人互助會,赫然發現「原來有那麼多姊妹」。在分享的過程中,思雲體悟到,過去為家庭付出太多的時間,錯失了生命中很多重要的東西。



民國93年某天,從未獨自旅行的思雲,搭車到了中正機場,撥了通電話給姊姊,請託照顧孩子,就一人搭上飛機前往深圳。她的出現,讓先生非常驚訝,直問「誰帶妳來的?」他不敢置信妻子竟如此獨立。在深圳的最後一晚,她問丈夫是否願意相伴,儘管數月未見,丈夫仍拒絕了,也給了思雲此行一個答案。





傾訴,找到出口

姊姊妹妹一起成長 找回自信





回台灣後,她辭去會計工作,開始享受人生,投入藝術電影的懷抱,常常一個人窩在西門町真善美戲院,連看三部電影,跟著主角大哭或大笑,壓抑多年的情緒終獲釋放。如今出任珍女人互助會的會長,陪伴許多遭遇同樣困境的女性,一同成長。她漸漸活出自信、光彩,困擾她多年的頭痛,也不藥而癒。



思雲表示,自己曾是自怨自艾的單親媽媽,如今則自詡為單身貴族。她和書本、電影、音樂談戀愛,越來越享受自己獨處的時光。還在婚姻關係中她,現在視丈夫為分工合作的伙伴,一同養育孩子。漸漸地,她不曾再和先生齟齬,兩人越來越像朋友。看待未來,思雲不設限,離婚或再為自己找個伴,她都坦然接受。



思雲鼓勵遭遇配偶外遇的人,一定要找人傾訴。她曾在深夜2時打電話到生命線求助,接電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士。她這頭哀戚地分享心情,那頭卻傳來陣陣打呼聲。看似傷感的趣談,卻也陪伴她走出情緒幽谷。





背叛,從未停止

替他付遮羞費 放手獨立





珊瑚的先生也是個「外遇累犯」,18年前,珊瑚就替先生付了第一筆「遮羞費」,但這些年來,丈夫的背叛從未停止。「我比人家差嗎?」珊瑚曾不止一次這樣問自己,也是互助會的姊妹,讓她重拾自信。現在,珊瑚是配偶外遇專線的諮詢志工,她常勸告配偶外遇的女性,「老來伴」若成了「老來絆」,也就失去意義,懂得放手才能活出自信。



潤潤(化名),有著一雙大眼睛、長髮飄逸、十分具有吸引力,很難令人和「配偶外遇」聯想在一起。潤潤很年輕就和丈夫結婚,結婚沒多久,先生就常夜不歸營,她常常等門到天亮,或瘋狂地四處找人。這種煎熬,讓潤潤十分痛苦,還曾經動過割腕的念頭。



懷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她確定丈夫出軌,挺著大肚子,悲傷又徬徨,為了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她選擇隱忍。但第二個孩子出世後,她發現和先生的關係並無改善,先生對孩子十分疏離,低落的情緒和獨自帶孩子的辛苦,讓她情緒低迷,時常頭痛欲裂。



三年多前,她加入了「珍女人互助會」,每周有一至兩次的聚會。起初,因為孩子很黏她,出門上課前,兩個孩子臉上常掛著淚珠求媽媽不要出門,她也抱著孩子掉淚。潤潤表示,當時是「逼」自己上課,但慶幸如此,讓她走出家庭,找到生命的更多可能。





生命,新的面向

造訪PUB 世界不一樣





在姊妹的陪伴下,她生平第一次造訪PUB、舞廳,發現「原來台北晚上12點和9點差不多」,她開拓了眼界,個性也從壓抑轉為開朗。在心靈團體課程中,潤潤回顧生命歷程發現,自幼疏離的父親讓她渴望父愛,於是選擇了同樣冷漠的丈夫結婚。看清關係的本質後,她的情緒開始平靜,終於能思考什麼是自己要的生活。



潤潤表示,看著團體中不少離婚的姊妹,生活過得更好、更有自信,才讓她開始相信「離婚應該沒什麼」。一年半前,她向前夫提出離婚要求,平分撫養責任,監護權則歸先生所有。她則搬到前夫家的隔壁棟房子,路程一分鐘,她隨時能就近照顧。看似灑脫的選擇,卻是她大哭了一個月後,忍痛作下的決定。



現在的她,企畫工作突飛猛進,新的感情也來報到。潤潤表示,不是離婚就算了,生命中還有很多功課,但她已經是自己的主人,不會再讓別人左右她的生活與快樂。「這一切都要感謝前夫外遇、感謝第三者」,潤潤灑脫地笑著。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