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子不堪27年家庭暴力用熱油潑夫 ed


北美新浪網 2008/04/28



  這起家庭暴力悲劇,發生在首都北京。



  張玲的眼睛很大,可是,整個庭審過程,她一直閉著眼,低著頭。因為,她不願意相信自己有一天會站在被告人席上。



  之所以有這一天,是因為張玲衝動之下把半鍋熱油潑在丈夫背上。20多天後,丈夫因此死亡。張玲被以故意傷害罪提起公訴。



  屈辱之後的反抗



  張玲的衝動是有原因的:她遭受了長達27年的家庭暴力。



  張玲說,丈夫孟某對她的冷落和暴力始于女兒出生之時。“他重男輕女,喜歡男孩”,看到張玲生的是女兒,丈夫知道希望破滅了,“就像換了個人”。“月子里,他對我們娘倆不管不問,不給我做飯,大冬天不生爐子”,同時還想著辦法折磨張玲,“張口就罵,抬手就打”。最讓張玲不能忍受的是,“他經常帶不同的女人回家”。



  張玲提出離婚,但被丈夫拒絕了。因為忍受不了丈夫的虐待,也不想女兒目睹丈夫的醜行,在女兒9歲時,張玲帶女兒離開了家,開始了與丈夫長達15年的分居生活。分居期間,張玲數次提出離婚,一次次被孟某拒絕。



  2007年1月6日,考慮到自己年齡大了,女兒也需要一個完整的家,張玲向孟某提出要與女兒回家。孟某提出“回家可以,但要答應我兩個條件”,一個條件是“不許找我”,另一個是“不許在小區打聽我”。張玲都答應了。



  說是回了家,可是這個家“連他的一雙襪子都沒有”,“這回他不往家帶女人了,可是自己也沒回來住過”。很快,張玲就發現丈夫也住在同一個小區、自家樓對面的樓里,而且公然與別的女人同居,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小區的居民都知道。感覺這種生活很別扭,張玲找到孟某要求離婚,孟某還是很幹脆地拒絕了。“我說你這樣做是重婚,我告你去,他說‘不怕’。”於是,張玲就去了那個女人那里,結果兩人很快大吵起來,回家後,滿心委屈的張玲大哭了一場。



  孟某很快知道了張玲去找那個女人的事情,第二天,就帶著那個女人來找張玲了。“當著那個女人的面,把我打了一頓。”臨走還揚言,“明天再來收拾你!”



  第二天,也就是2007年8月27日,下午5點多,當張玲撞見丈夫在那個女人的窗戶底下跟人打牌時,她爆發了。“那麼多年都忍受了,可這次我受不了了”,說到這里,張玲泣不成聲,“我也是有血有肉有大腦的人,他這麼做是對我人格的侮辱呀。”越想越難以忍受,“頭腦一片空白,不知道怎麼就去燒了一鍋油”。然後,她端著一鍋油,從地下室(丈夫給她劃定的行走路線)走到正在院子里玩牌的丈夫背後,把半鍋油倒在他的後背上,之後,張玲扔下油鍋就跑了。



  張玲的女兒小孟說,事發後母親打電話給她:“我把你爸潑了。我把你養大也算對得起你了,從此以後咱們就沒任何關係了。”



  牌友們回憶,當時就聽孟某“哦哦”叫著,很快背上就出了大片的水泡,他告訴牌友潑他的是自己老婆。



  20多天後,孟某醫治無效死亡。醫院証明,死因是“燙傷引起的呼吸器官和腎衰竭”。



  孟某的家人報了案,但因為張玲一直沒有回家,警察沒能將她逮捕歸案。張玲說,事發後她一直呆在崇文門一家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里,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會兒,她就這樣生活了一個多月。



  之間,她曾數次去過孟某住院的醫院,因為不知道他住幾號病房,又不敢打聽,只能在外徘徊。此時,她的心中已是懊悔萬分,但絕沒想到“他會死”。



  2007年9月29日,張玲給女兒打電話得知了孟某死亡的消息。女兒呼喚她回家:“媽媽,你回來自首吧。我姥爺、我舅舅、我姨都說要你回來自首。”張玲答應了,回家與親人短暫團聚後,就讓女兒打了自首電話。



  2007年9月29日,張玲被北京豐台公安分局的民警帶走。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