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6歲被拐離台灣 廈門67歲老人想到寶島尋人 ed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06/8/8/0/100688056.html?coluid=0&kindid=0&docid=100688056&mdate=0704162241

6歲被拐離台灣 廈門67歲老人想到寶島尋親


中評網 2008/07/05

  中評社香港7月4日電/福建,60%的台胞祖籍所在地,“台灣遊”的開通,無疑將帶來更加複雜的感情衝擊。那些用一生的時間去回憶、去盼望的老人們,終於有機會得償所願。儘管這只是一個開端,卻意味著希望。

  據廣州日報報道,記者無法對這群離開台灣幾十年後再未踏上寶島的老人們的數量做一個統計。他們零碎的記憶往往很難為記者提供真正有效的尋親線索,然而,就像採訪中盧文珍老人斬釘截鐵地說:“只要我去了,就肯定能找到。”這是他們的決心,也是記者的信心。

  福建與台灣特殊的情感聯繫,把記者帶到了這堙A也讓記者得以看到更多的人、更多的親情故事,以及由“台灣遊”所帶來的實實在在的經濟機會,更讓記者見到了懷抱已久的希望實現之前的興奮和緊張……

  廈門市區一個幽靜的海邊小區堙A67歲老人盧文珍的晚年生活非常安逸。但是他總放不下忙活──翻出那本不知已翻過多少次的台灣地圖冊,找到台中縣那一頁,瞇著眼睛皺著眉,苦苦地拼湊記憶中的每個碎片。

  在廈門,像盧文珍這樣的老人很多,同一家族甚至同一家庭分隔海峽兩岸的比比皆是。廈門市台聯並不承擔尋親的工作,但是聯絡處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她總是接到很多老人的求助,然而年代久遠,記憶模糊,靠中間機構來幫忙的機會極微。

  “如果我能親自到家旁邊那片地上走走,我就一定能找到。”聽說台灣遊開放,盧文珍老人黯淡的眼睛堣S燃起了期許。

  自擬尋人啟事

  一撥通盧文珍家堛犒q話,他的老伴就一個勁地致謝。相伴多年的她最了解,丈夫對家的思念多麼濃烈,需要哪怕是希望渺茫的一絲一毫撫慰。盧文珍尋親的歷史很長,然而線索少得可憐。在他抖給記者看的東西堙A有一張是老人自己畫的地圖,歪歪扭扭地記錄下老人記憶堛漕C一個細節。

  因為這已經是屬於61年的記憶。盧文珍記得自己離開台灣的那年才6歲,有一天正在玩耍的他被叫去理髮,他就跟著幾個人走,結果走到火車站附近時,大他幾歲的哥哥給他使了個眼色,讓他跑。

  盧文珍沒跑掉,他不僅上了火車,還被帶到了一條船上。在船開的過程中,他聽到有人問“梧棲過了沒有?”從此,這個在台中縣海邊上的鎮名成為他尋找家鄉的唯一元素。

  “我的家肯定就在這個梧棲附近,要不是往北的通宵鎮,要不就是往南,但是南邊的人說話的口音比北邊輕。”為了確認家的方位,盧文珍甚至留意到自己手臂上的麻疹接種點,“有台灣人告訴我,我手上的這種接種方式是北邊的”,所以他認為,家應該在梧棲鎮以北。

  “我記得家在海邊,附近有鐵路,有山,有鐵繩車,有部隊駐紮,有很多蝸牛……”6歲孩子的記憶中,總是這些生動的片段,地名和方位則因為枯澀而被遺忘。盧文珍連自己家在哪條村都不記得了。

  “小時候,我常常沿著村邊順鐵路到街上及火車站玩,外婆家離我家有1公里左右,順著鐵路轉彎上小山坡,外婆家就在第三座小山坡上,山谷邊有一條大溝,我與母親要坐鐵繩車過大溝,下車才到外婆家。”這一番話,連盧文珍的老伴都聽得耳熟能詳。“他每一次說的都一樣,從來沒有說岔過。”

  儘管深刻但是支離破碎的記憶,為他的尋親造成了極大的困難。幾年前,盧文珍自擬了一則尋人啟事,通過種種關係輾轉帶到了“台灣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但是對方回復無法尋找。這封回覆函,同樣被盧文珍如珠寶般珍藏著。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