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男子離婚後 不離不棄繼續照顧患腦瘤前妻十五年 ed


http://big5.ce.cn/xwzx/shgj/gdxw/200807/18/t20080718_16204480.shtml

男子離婚後 不離不棄繼續照顧患腦瘤前妻十五年

中國經濟網 2008/7/18

23年前,鄭州市民劉保山的妻子郭風梅患上了腦瘤,自此便失去了記憶、思維、意識、語言。歷經8年風風雨雨,劉保山覺得僅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倍顯單薄,便決定再找個伴。在他再婚時,他提出一個較為苛刻的條件:“要嫁給我,就必須讓我永遠照顧前妻!”

令人感動的是,有兩位女士走進了他的生活,一位堅持了4年,另一位堅持8年至今。“今生今世我要對她負責到底!這是我的責任!”從與前妻離婚到現在整整15年過去了,他信守了他的承諾。

離婚判決書:繼續照顧郭風梅

從思想鬥爭中重新回到現實時,劉保山不得不重新思考離婚問題。

“為什麼要離婚?”

“為了孩子,更為了她!”

“是想拋棄他們嗎?”

“當然不是。壓力太大了,是想找個伴共同支撐這個家。”

“你還愛他們嗎?”

“非常非常愛!”

“怎麼給大家解釋呢?”

“離婚後只要照顧好風梅,管不了別人說什麼了。好人也罷,壞人也罷,問心無愧就行了!”

“既然這樣,那就離了吧。”

…………

劉保山離婚的想法,朋友與親人支援反對意見各半。

1993年3月,劉保山在二七區人民法院門口轉了三天。

在“我絕對不會放棄她”念頭的支援下,劉保山走進了法院。

“不行,你不能離。”法院工作人員明確告知。

但劉保山還是把材料交上去了,他說離婚是為了更好地照顧郭風梅。

主管此案的審判長郭愛華調查清楚了事情的原委。站在法庭上,劉保山承諾:“離婚後我願意照顧郭風梅一輩子。”並請求法庭把這句話寫進判決書。

1993年6月2日,法院判決:准予劉保山與郭風梅離婚;離婚後由劉保山繼續照顧郭風梅的日常生活。

再婚條件:必須讓我永遠照顧前妻

“怎麼給孩子解釋呢?”宣判後,劉保山的心情並不輕鬆。

鷹仔雖說14歲了,但仍是個孩子。劉保山不想讓他這麼小就承擔這種“法律上分開的家庭”所帶來的傷害,決定瞞一瞞。

劉保山開始接觸女人,他給女方定個了近於苛刻的條件:有房子;有穩定工作;可以帶一個女孩子,但不能有男孩;必須接納這個特殊的家庭,接納他的前妻,“要嫁給我,就必須讓我永遠照顧前妻!”

他說:“寧肯找不到,這些條件也不能改變!”

很顯然,如此“無理”的條件,沒有女人會答應。

朋友們介紹了不少,但對方一聽他的條件,無不一一避之,從此沒了下文。很多人嗤之以鼻,覺得不可思議,更有不少人認為劉保山的“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劉保山覺得自己很無辜,他認為肯定會有人同意的,只是現在自己的朋友圈子太小,還有一個原因是自己沒有把事情講清楚。於是,他走進了大石橋附近的一個婚姻介紹所。

“我有個癱瘓前妻!”劉保山開門見山對前來應徵的女士說。

再婚四年,女方說“找了半個人”

三年後,終於有一位女性走進了他的生活,對方說:“你這麼多年照顧她,應該走出來了。”劉說現在他還很感動。

高中二年級,鷹仔還是知道了爸媽離婚的事,大哭。

“鷹仔哭著說,‘我要俺媽,我不要俺媽走’。”劉保山也哭了,抱著兒子的頭一起哭。

他流著淚,“第一,你媽永遠是你媽,我永遠也不會離開你媽;第二,無論我走到哪兒,都不會拋棄你媽和你!不管以後怎麼樣,誰不接受你媽,我也不會同意。”

“那個阿姨對我很好,給我做飯吃。我上河南財經學院報到還給我掂被子。”鷹仔回憶說。

婚後四年,“出現了不愉快,我們分手了”,她說“找了半個人”。

當時,郭風梅再次摔倒,骨折。劉保山決定給她換“股骨頭”。

鷹仔大學一年級的暑假都和劉保山在病房堳袡L。父子倆白天晚上“輪班”,每天都在醫院過道崱E幾張報紙睡覺。

“我爸要垮掉了”。鷹仔哭著對他說:“你要垮了,我們這個家就完了!”

第三位知心愛人:理解他,這個過程很痛苦

“第二次婚姻失敗對他打擊很大,他斷絕了再找個伴的念頭。”2008年7月15日20時,接過劉保山遞來的礦泉水,潘蘆翎笑著說。

潘蘆翎,文靜、優雅、端莊、秀美,鄭州大學一附院手術室護士,劉保山第三任妻子,比劉整整小10歲。

潘蘆翎說,劉保山的事整個鄭大一附院都知道。“劉老師真不錯,一個是對家庭的負責,一個是對需要他幫助的人都有求必應。”“我有些事要他幫忙,他都很盡力。當時,就偷偷地想,如果他有事情的時候,我一定幫助他。”

“真沒想到有一天我能走進他的生活。好奇怪,中間人一介紹,我沒有任何猶豫,隨口就答應了。”“我覺得他人心很善良,應該不會騙我。”

劉保山同以往一樣,仍在照料郭風梅,雖然同潘蘆翎交了朋友。

開始時,潘蘆翎對此不以為然,“劉老師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

隨著兩人關係的升溫,潘蘆翎突然感覺她不能再容忍“愛自己的男人同時愛著另外一個女人”。

“愛情是自私的,局外人永遠體會不到這種刻骨銘心的愛被分開的感覺。時間一長,他一跑到郭風梅那邊去,我心奡N很不舒服。我很痛苦,有時候還會不由自主地說出來。”

潘蘆翎陷入困境中,現在她不得不重新來審視這份感情。一次,實在難以承受心理煎熬的潘蘆翎還是跑出了家。數月之後,才重新接納了劉保山。

矛盾,徬徨。

“轉念又一想,郭風梅是個病人,她什麼都不知道,她的確需要他的照顧。這時我就會心痛地說,你去吧!”

“他其實挺浪漫的,對我的生日、情人節,他都能搞點小花樣出來。我覺得,他對我的愛是真實的。有時候想想,郭風梅也挺不容易的,我不能跟一個病人爭呀。慢慢地,會理解丈夫的舉動,會支援他。有時候又想,如果他不去照顧她了,說不準我還不喜歡他呢。”

“不管怎麼說,郭風梅還是幸福的。現在,我悟到,為什麼要領結婚證,就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歸屬。只有他在家,關上門的時候,我才能真正感覺到他切切實實地陪伴在我的身邊。”

生活仍在繼續:患難夫妻共同扛起“重任”

“劉老師這個人很難的。我媽說,這孩子可實在,缺點是人太直了,說話不中聽!”

8年了,潘蘆翎也在慢慢習慣同丈夫共同扛起這個“重任”,支援丈夫去照顧身患疾病的前妻。“女人都是愛做夢的。有時,我也一直想讓他陪伴在我身邊。”潘蘆翎憧憬著,等兩人都退休了,傍晚牽手散步在金水河畔。

事實上,他們最遠的地方僅去過許昌,那是潘蘆翎的老家。

現在,他們住的地方距前妻郭風梅處僅一條小衚同之隔。鷹仔已經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他說:“姨能夠接受我們這個家庭,這個是最重要的,特別是能理解我爸,我很高興!姨對我很好,現在我都29歲了,還幫我買衣服。平常我們也常在一起吃飯,特別是週末,我們都到飯店改善一下。”

鷹仔特別想說的是,“社會上有很多家庭很不幸,特別是一些單親家庭,但我感覺我們家很幸福。這個家雖然不大,僅有50多平方米,但處處充滿了希望。媽媽身體很好,病情穩定,我愛我的爸爸和媽媽,上天保祐我們的家。”

“如果有一天,郭風梅突然好了,會說話了,有意識了,會行動了,我想我會主動退出來,會祝福他們!”潘蘆翎說,到現在也許自己從內心深處還沒有徹底接納劉保山,她正在努力著去做。

河醫社區居委會主任袁捷說:“一個男人夾在兩個女人中間艱難地生存,對前妻負責到底的精神難能可貴。”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