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Energy小剛 高一就蹺家 童年遭家暴 ed


http://1-apple.com.tw/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IssueID=20081107&art_id=31119747

Energy小剛 高一就蹺家 童年遭家暴

蘋果日報 2008/11/07

父親打他,打到雞毛撢子斷掉。

去年加入Energy的新成員小剛,是團員中最年輕、最受寵的小弟弟,但他日前受訪時道出自己不堪的童年往事,被容易暴怒的父親從小打到大,他還分析父親打他有3部曲:「通常是雞毛撢子,再來會從窗戶上拆膠條來打,最後是用水管抽。」小剛經常被打到全身是血、痛到無法躺著睡覺,聽起來令人鼻酸。

小剛的父親是退伍軍人,控制欲特別強;小剛念小學時,曾為了買棉花糖晚10分鐘回家,父親打他打到雞毛撢子斷掉;有一次小剛段考成績不理想,異想天開偷換同學的考卷帶回家,被父親用水管打到背後和屁股都流血。此外,他也曾被父親甩耳光,差一點就耳聾。

這段可怕的成長回憶,直到國二那年父母離婚才結束,小剛堅持「我死也不要跟爸爸」,跟著母親搬出來住。但他和媽媽的感情也不親,因此在高一時帶著200元和幾件衣服蹺家,過了3年自力更生的流浪生活。後來他為了復學和家人聯絡,姊姊一聽到他的聲音就哭出來,因為全家人都以為他不在人世了。

小剛說,加入Energy的這1年,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而今夏他錄《Super Energy》外景節目,體驗各行各業的《另類人生》,更讓他覺得三生有幸。

雖然現在他已和父親恢復聯絡,也感受父親年紀漸長、需要人照顧,但他坦承因為童年的陰影,要他單獨和父親相處,仍是件困難的事。報導:吳禮強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