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揮別家暴夢魘 「鍊條少女」上大專 ed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5/4613943.shtml

揮別家暴夢魘 「鍊條少女」上大專

【聯合報╱記者范振和╱花蓮報導】 2008.11.24

少女阿彤小時候遭親人虐待,被用鐵鍊綁在床腳、用籐條毒打,十四歲逃家靠援交為生,直到花蓮家扶中心幫她安排生活,成為少年自立生活方案的第一位成員,現在她長大了,揮別「鍊條少女」,正要浴火重生。

在花蓮家扶中心「少年自立生活方案」協助下,阿彤與四名同樣遭到家暴、性侵的少女住在「希望學園」,繼續接受家扶照護,她已考取技術學院,夜間開始打工養活自己。

她自我期許:「一定要完成大專學業,自力更生,也要為同樣曾遭不幸的對象,儘一分心力」。

十八歲的阿彤說,「生下來,媽媽就認為我是掃帚星,只要爸媽有什麼病痛或出狀況,就認定問題出在我。小時候住在台北時,爸媽會用鍊條把我綁在床腳,我們家在五樓,阿公住四樓常聽到我哭叫,不忍之餘接我下樓撫養,我因害怕看到棍子、籐條,只要有機會就往外跑,附近的公園成了我最常去的地方。」

「後來,阿公再娶的太太『姨婆』,動不動就打我,曾有一次打到我眼睛流血差點變盲人。

阿公認為這樣不是辦法,送我到屏東一家寺廟,因我太皮且叛逆,住持只好再把我送回阿公家。」

阿彤說,與阿公住到小學四年級,姨婆不准她看電視,只要發現電視有溫度,就會毒打她。由於身上常有新舊傷痕,老師發現報案,才追出她受虐情況。

她被緊急安置兩年後,小學六年級又送回阿公家,不料姨婆又開始巴掌相向,國中七年級暑假,十四歲的她決定逃家,流連網咖,開始透過網路性交易維生,每次一千元到二千元不等,花光了再來,「有時候被客人騙了,上床後不給錢,我也沒辦法。」

阿彤表示,有一回性交易後被警方查獲,爸爸把她領回又送到阿公家,此時阿公已心灰意冷,將她送到花蓮家扶中心安置,直到高中畢業,父母仍然認為她是掃帚星,不願出面領回,「其實我也死心了。」

阿彤說,對她而言,這個世界上沒有親人,她曾經在午夜夢迴驚醒,寫下「什麼時候才不會再有恐懼,什麼時候才不會再有這樣的難過?」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