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憶亡父…「像暴君 不要這種爸」


【聯合報╱記者林保光╱高雄縣報導】 2009.08.20

疑遭妻子、兒女聯手勒死的男子,與妻子原是令人稱羨的同學情侶,但因死者負債累累,拖垮家中經濟,廿年來兩度分合;在兒女印象中,爸爸像個暴君,對家人不是打、就是罵,「我不想要這樣的爸爸!」

「他喝醉不是打媽媽、就是打罵我們!」大女兒邊說、邊扶起眼鏡擦淚,從小就被爸爸打耳光,高中後雖沒再被打,卻換弟弟遭殃,「難道我們生出來,就只是當他的出氣筒嗎?」

死者與妻子住屏東是鄰居,國小同班同學,畢業十年後開國小同學會,男的剛從士官學校畢業,和女同學一見如故,不久即「奉女成婚」。

「結婚第一年,他就打我,當時我還懷孕三個月。」妻子說,丈夫動粗後曾向她下跪認錯,她未計較。那時丈夫除了軍餉,還投資賺錢,買車、買房,換賓士車代步。「可是每當問他投資什麼,都沒有答案。」

民國八十四年退伍,兒子出世。當時家庭經濟尚可,有公公去世的保險金和退休金,但「丈夫左拿一百萬、右拿一百萬,都說是要還人的,不知道他究竟欠下多少債?」丈夫拿不到錢就打,打人後又跪著道歉,最後錢拿光了,協議離婚、改名,八十八年又結婚。

他們夫妻經營資源回收場,「五年前開始,他幾乎每天下午就喝,喝完回家打人、罵人。」婦人說鄰居、員工都叫他「酒空仔」。好幾次她被打後想聲請保護令,但想到最小的孩子才五歲,怕影響孩子心理,就又算了,沒想到會和子女殺了他。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