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論壇)老來不為伴,夕陽又一春--美國老齡離婚率持續上升


瑪雅 09/08/04



那是1999年新年的前夜,阿麗塔?愛詩(Arletta Ashe)和她的丈夫正在紐約麥迪遜大街上的一家高級餐館里喝新年香檳。四周都是歡呼不絕的人群。但眼前的完美浪漫並沒有持續太久,愛詩舉起酒杯對自己的丈夫說﹕“親愛的,新年快樂,我想離婚。”



上述如電影一般的情節的女主角愛詩今年66歲,她說自己還有幾個同齡的朋友也在最近結束了自己多年的婚姻。而在大概10以前,人們到了他們的年齡,只會考慮如何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享受安定而平靜的生活,而絕不會考慮再去通過折騰自己的婚姻來追求新意了。



銀發離婚率上升,原因多種多樣



如今在美國,離婚已經不是經歷中年危機的四十歲左右人的專利。在55歲以上80歲以下的美國人中,離婚已經變得越來越常見,而且越來越被接受了。根據美國健康與人類服務部(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統計,美國65歲以上人群的離婚率在2001年上升到了10%,而這一比例在1999年的數字則為7%。但這一比率並不包括事實分居但並沒辦理法律手續的伴侶。



離婚律師,婚姻咨詢員以及老人問題專家將老年人的離婚稱為“銀發離婚”,他們認為其中的原因很多,主要包括人均壽命變長,美國“嬰兒潮”一代與以往不同的價值觀,以及女性日益增長的經濟獨立性等等。



科函?蘭斯(Cohen Lans)律師事物所的經營伙伴戴伯拉?蘭斯(Debrah E. Lans)說,10年以前,她的客戶絕大多數集中在40歲左右,但是現在卻有更多的則分布在40歲年齡段的兩端。更年輕的人想將婚姻趁早了斷,以減少經濟損失,而年老的人則意識到,他們比自己父母的那一代有更多的時間可活,那些65歲的人發現前面還有25年的人生在等自己,所以不想湊合下去。



健康與人類服務部的最新統計數據表明,紐約市維持了30-34年以上的婚姻離婚率開始持續上漲。2000年,有34對這樣的伴侶給自己多年的婚姻劃上了句號。而在結婚長達20-24年的伴侶中,離婚數字則從1998年的1,310對上升到了2000年的1,458對。



男人追求更多的“幸”福



羅伯特?斯蒂芬?科恩(Robert Stephan Cohen)是紐約的一名婚姻律師,現年65歲。他認為,發達的現代醫療科技以及完善的社會保險制度,包括促進男性陽痿病人性功能的“偉哥”藥物的使用,使得人們的健康狀況大為改善,而且衰老愈加緩慢。



“現在一個70歲的男人仍然是一個年輕的男人。” 科恩說。



你人生的鐘表還沒有走向死亡,而是正在走向嶄新的一頁,至少還有十七、八年的大好時光在等著你去享受呢。這可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如果你還能有一個活躍的性生活,那麼這十七、八年的時間也會變得很快樂,正是夕陽無限好的時光。只有到了90歲時,人生才會真正的日暮西山呢。



在過去的兩年中,美國掀起了一股各大企業高級主管的離婚潮。美國第二大娛樂公司維亞康(Viacom)的首席執行定官薩默?雷斯通(Summer M. Redstone),現年81歲,于2002年和自己結發52年的妻子分手,並于2003年與現年42歲的保拉?弗求那托(Paula Fortunato)結婚。金融巨頭喬治?索羅斯(Geroge Soros)現年74歲,他與49歲的妻子在結婚21年後分居;68歲的通用電氣公司前總裁杰克?韋爾奇(Jack Welch)與51歲的簡?貝斯禮?韋爾奇(Jane Beasley Welch)于去年夏天離婚,並于今年4月份與44歲的蘇茜?維特勞弗(Suzy Wetlaufer)結婚。



簡?韋爾奇的離婚律師威廉姆?則拜爾(William Zabel)聲稱,他的老客戶里既有男性也有女性。男性客戶們都有著切實的性方面的需要。他們都要尋找比自己年輕的女子。而女人們也都迫不及待地想向這樣的男子投懷送抱。



但是“銀發離婚”一族並不只限于有名有錢的人。羅蘭德?泰勒(Roland Taylor)是一個住在俄勒岡的退休電腦編程員,剛剛滿70歲。他于幾年前結束了自己38年的婚姻關系。他說,在比他年長的那些代人中間,大多數人都是在40歲前後左右的中年危機時最容易離婚,而他雖然挺過了那一段時期,卻在老年開始思變。為什麼比他更老的幾代人中很少有人到了他現在的年齡不象他這樣做呢?“因為他們不打算象我活得一樣長吧。”



“對于那些離婚的老年人來說,不管結束的是否是他們的第一次婚姻,大多數人都有著一種或多種相同的動機﹕不忠,無聊,子女突然離家後的不適應等等。”明尼蘇達大學“婚姻與家庭療法”項目的博士,兼婚姻咨詢員威廉姆?道赫提(William Doherty)說。道赫提博士的大多數老齡客戶都是60歲上下的成功男士,他們決定要象年輕人那樣重新發現,或者發掘自己的潛質。他們覺得生命比自己計劃得要長,同時他們又認識了比自己年輕的女性。但出軌並不是他們要與自己的婚姻決裂的理由,他們只是想過一種新的生活。



女人追求更多的尊嚴



同樣的事情發生的愛詩(Ashe)身上。他的前夫愛德華?福克斯(Edward A. Fox)是一個大忙人,在好幾家企業與慈善機構擔任高職。他們之間的婚姻分別都是兩個人的第二次婚姻,一共持續了10年的時間。



“他很忙,我則慢慢厭倦起來,覺得越來越無聊。”愛詩說。慢慢地,她開始意識到兩個人的個性根本不同,愛德華是一個社會動物,喜歡紐約快節奏的生活;她則向往一種平靜的生活。他們一起去見了婚姻咨詢員,但這一切努力並沒有奏效。在一次芭蕾課上,愛詩感覺到胸口很疼痛,隨後她發現自己心髒的一個動脈血管幾乎被全部阻塞,于是陷入了長時間的情緒低潮期。終于,她意識到自己不僅僅是心髒的毛病,而是另有一份“心病”。



愛詩當時的困境是典型的婚姻不安定期。一方健康狀況不佳,互相矛盾的日程表難以協調,感覺被忽視等等。如果說他們的婚姻當時是個火藥桶,那麼他的丈夫就是一盒火柴。他們的婚姻誓言已經變成了一種曖昧而模糊的記憶。“我一開始向這份婚姻托附了終生,但後來卻忽然在一瞬間發現,我要去追求所有在這份婚姻中不可能擁有的東西,我全部都要。”



福克斯拒絕對他們的這場婚姻發表評論。



道赫提博士認為,自多實現這一新的價值觀現在也漸漸地傳到了老年人身上。他們上各種烹飪課程,練瑜珈,他們嘗試各種新的東西去更好地理解自己。他們更容易受到一些情緒的感染,例如﹕不快樂 ,不充實,不溝通。道赫提博士將這些稱為離婚原因中的軟性因素。



蘭斯的絕大多數客戶都是女性,她發現到了一定年齡之後反而是女性更容易說出“離婚”這句話。當然了,她的客戶都是有錢的紐約人,那些女性客戶自己有錢去享受自己離婚後的生活,或者他們丈夫離婚後支付的贍養費也足夠繼續維持她們與以前同等水平的生活。這是她所有客戶的共同特征。



簡?韋爾奇的離婚律師威廉姆?則拜爾還曾經代理過一位女性客戶,她是一位有著豐富經驗的律師,所以有足夠的經濟後盾結束自己30年的婚姻。另外,現在紐約州的離婚法更傾向于結婚時間長的女性。而在1980年《平等分配法(Equitable-distribution)》實施以前,很少有女性能夠在離婚時分得一半的財產。



女性並不是為性的問題而離婚,她們是為了尊嚴,為了人格。在這一點上她們令人羨慕。



男人女人都有傷



當然,離婚永遠不是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法,老年人的離婚其實也有很多問題。盡管子女已經長大,但離婚後由于失去了父母的共同庇護,所以子女很容易感到漂浮不定,沒有安全感。



即使是已經長大的孩子也需要一個家可以回。道赫提博士說。



離婚,尤其是高齡父母的離婚,受到影響的通常不止是一個家庭與一代人。而由雙方各帶子女新組成的家庭在離婚時會有更多的經濟糾紛。



更受傷的是那些被丈夫離棄,卻沒有給她們留下足夠經濟支持的老年婦女。離婚,留給了她們更多的憤怒與屈辱。她們希望在媒體上表達自己的意見,卻不喜歡自己的名字被披露。有一些人會向婚姻平等機構(Equality in Marriage Institute),一家設在紐約的機構尋求幫助。該機構的贊助人羅娜?溫德特(Lorna J. Wendt)與蓋利?溫德特(Gary C. Wendt)于90年代末共同發起了一場公眾的離婚大戰,為那些離婚前呆在家里的配偶爭取離婚後的權益。



一個66歲的紐約女子說,她33年的婚姻于兩年前銷于無形,他的丈夫經常去歐洲出差,與一個英國女子發生了關系。她的前夫告訴她說,他同那個英國女子之間已經有了一個孩子,他將財產保留在歐洲。



那位被離棄的紐約女子現在沒有足夠的錢度日,而最根本的痛苦卻來自于情緒上,而非經濟上。“我經受了太多的痛苦,感覺自己被完全拋棄了。這是一種徹頭徹尾的欺騙,現在我已經不再去想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了。但我的情況沒有絲毫好轉。”



一些社會活動家在四方奔走,做各種努力去挽救那些長期的婚姻。戴維(David)與克羅迪婭?亞普(Claudia Arp)是一對已經結婚41年的夫妻,他們共同編寫了好幾本探討長期婚姻中易出現的問題的書,包括﹕《婚姻中的第二半(The Second Half of Marriage)》、《與空巢婚姻做斗爭(Fighting with Your Empty Nest Marriage)》、以及《空巢婚姻中的十個美妙約會(10 Great Dates for Empty Nesters)》等等。他們還在全美各地舉行各種講座去幫助人們度過夕陽婚姻中的危機。



“夕陽婚姻危機並不是一個很容易度過的時期,當你某一天早晨醒來後,發現你正在面對退休、子女離家,體內荷爾蒙不調等一系列問題。即使是感情很好的夫妻也難免會有磕磕踫踫。”亞普太太說。



“看著一對結婚30多年的伴侶扔掉過去的一切是一件很悲傷的事情。年紀越大,你越難以重建自己的生活。”



退休的電腦編程工程師羅蘭德後來又與另一位結束了自己31年婚姻的女子丹娜?麥克康必(Dannah MacCombe)結婚,他們是在約會網站eHarmony.com上相遇相知的。泰勒的現任太太說,現在他們的家庭還在受他們離婚余波的影響。



羅蘭德的孩子們都在40歲上下,而丹娜的孩子們都在30歲上下。我的孩子仍然在問我﹕“為什麼你們不試著去維持以前的婚姻?”而孫子孫女們有時也會問,為什麼我不與他們的爺爺繼續生活了。



羅蘭德與丹娜于今年6月慶祝了他們的結婚兩周年,他們相信,這一次的婚姻一定會白頭到老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