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徵信社價格

徵信社品質保障關懷交流協會認證會員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google+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Facebook
徵信社線上客服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現在位置:首頁\ 最新消息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家暴)目睹父砍母 女孩淪墮援交


聯合新聞網 2007/06/25 記者:記者邵冰如/台北報導



小芸是個未成年少女,有一雙大眼睛和清麗的臉孔,但習慣緊抿雙唇不說話,一年多前,因為援交遭查獲,被送進世界展望會的中途之家「展望家園」暫時安置。剛到家園時,面對社工和輔導阿姨的關懷,她只冷冷回答:「不知道。」但有一天,看到電視新聞播著兇殺新聞,她蹦出一句:「小時候,我爸就是這樣砍死我媽…」



展望家園副主任朱玉欣說,小芸是目睹暴力和父母自殺的典型受害兒。數年前,她小五,爸爸失業、酗酒,媽媽每天做工奔波;一天中午,剛放學的小芸趕著回家做中飯,推開門那一秒,親眼看見爸爸拿菜刀砍死媽媽,媽媽倒在血泊中斷了氣。爸爸身上、手上全是血,然後他高舉菜刀,當著她和弟弟妹妹面前舉刀自殺。



大人總以為:等他們長大了就沒事



那一刻,小芸幼小的心靈中,留下無法磨滅的驚嚇和傷痛,後來父親急救脫險後入獄,小芸和兩個幼小的弟妹分別由三個姑姑扶養。但他們心中的創傷一直被忽略,親戚長輩們只能提供三個孩子溫飽。沒人認真安撫過小芸,也刻意避談爸媽的事,大人們總以為「不要去想,等他們長大了就沒事」,還有意無意的暗示她:「妳白吃白喝,長大要去做工養弟妹…」



小芸不說什麼,愈來愈沈默,所有的事放在心裡。國中起變得叛逆,身為長姐,她一心想著長大後要賺很多很多錢,把弟妹接回身邊照顧。父母的悲劇更讓她認為:「只要有錢,別人就不會欺負我、看不起我」。冷漠的生長環境,也造成她想法偏差,一心以為:「只要能賺很多錢,哪怕違法也沒關係」。



她一心要賺錢 把弟妹接回照顧



小芸更決心「我要賺男人的錢」,國二時上網援交,滿心以為靠著自己漂亮的外型,很快就能賺夠錢,照顧弟妹。



但小芸援交不久被警方查獲,經由社會局送到展望家園暫時安置。社工督導洪千惠說,小芸剛到家園時,非常世故,防衛心很重;她會察言觀色,表面上配合家園的各種規定,對輔導阿姨也保持距離,不多說話,但私底下偷抽菸,又和園內男生「戀愛」。



阿姨和社工發現了,不罵也不罰她,只是私下找她聊天:「戀愛,是因為寂寞嗎?」「戀愛對你們好嗎?」「抽菸是為了抒發壓力和苦悶嗎?」小芸安靜點點頭,依然沒說什麼,但世故冷漠的臉上慢慢重現少女原有的清純認真。她漸漸相信,世上原來有人了解她的需要。



打開心結 淚水潰堤:我要好好長大



然後那天,看著電視新聞,她第一次說起童年目睹的慘劇。輔導阿姨聽完她的故事,緊緊將她擁入懷裡。小芸第一次感受到有人心疼她,隱忍多年的淚水潰堤般湧出,大聲哭喊著:「我好痛苦、我好痛苦!」



從此,小芸一步步打開心結。她有了信心,知道有人疼愛她、保護她、在乎她,決心走出昔日陰影,答應社工和輔導阿姨:「我要好好長大」。



現在的小芸已轉介到中途之家長期安置,她一面唸書,一面學美髮,決定透過建教合作,將來做個出色的髮型設計師,養大弟妹。她不時還會寫信、打電話給展望家園的輔導阿姨,開心的說起自己的夢想,更承諾「以後會免費幫阿姨設計髮型喲!」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女人國際徵信公司
  • Woman International Detective Ltd,.co All Rights Reserved.